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 江苏时时彩计划软件 江苏时时彩官网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江苏时时彩代理 江苏时时彩玩法 江苏时时彩快三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彩快三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 江苏时时彩11选5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資訊搜索>資訊詳情

采購合同中的便利終止條款是否合法有效

來源: 招標采購管理 發布時間:2018-12-21 【進入論壇】

  案例簡介
  A公司向某設備制造商B公司采購一批電力設備,雙方在采購合同中約定了所采購設備的具體規格與數量、合同金額及交貨時間等交易條款,同時還約定:A公司可以根據其實際需要無條件單方解除合同,但合同解除后A公司應對B公司已發生的費用進行合理補償。合同簽署后,A公司由于其項目變更,決定取消與B公司的采購合同。在與B公司就合同解除后的賠償事宜達不成一致意見的情況下,A公司向B公司發出合同解除通知書。B公司認為,合同中A公司可無條件單方解除合同的約定不符合法律規定,違反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屬于無效條款,故不同意解除買賣合同,并訴至法院,要求繼續履行與A公司的采購合同。
  法律分析
  采購合同中不乏會見到買方約定其有權無條件單方解除合同的條款,此類條款源于國外法律,通常被稱為“便利終止條款(Termination for Convenience Clauses)”。由于中國法律體系中并無對應的概念,實踐中便利終止條款是否合法有效,業界一直存在較大爭議。筆者下面就結合《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及法院判例,對采購合同中的便利終止條款的法律效力以及合同終止后的賠償事宜進行探討,以供讀者參考。
  一、便利終止條款是否有效
  便利終止條款是否有效,主要涉及對《合同法》項下任意解除權的理解與適用。任意解除權,是指不以合同對方違約為前提,合同一方可擁有完全按照自己意愿而單方解除合同的權利。《合同法》中規定,可適用任意解除權的合同類型主要有委托合同、不定期租賃合同、承攬合同、貨運合同、保管合同。例如,《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條規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給對方造成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以外,應當賠償損失。”但是,對于法律已明確規定適用任意解除權的合同類型之外的合同(比如本文案例中的采購合同),其是否可適用任意解除權,相關法律中則未有明確規定。
  有觀點認為,根據《合同法》第八條之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解除合同。如果允許當事人在法律規定之外約定任意解除權,可能會引起當事人擅自解除合同,不利于維持交易的穩定性。因此當事人在法律規定的合同類型之外,約定任意解除權應屬無效。
  筆者認為上述觀點有待商榷。雖然法律未明確任意解除權是否可由當事人自行約定,但也并未禁止。根據《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的規定,“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合同法》的上述約定解除條款,并未限制當事人約定的解除條件的類型,當事人可通過約定創設任意解除權。意思自治是《合同法》的基本原則之一,在不違反法律法規、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當事人對合同的內容、生效、終止和解除事宜的約定,應當受到法律保護。并且在實踐中由于合同當事人需求的變化,例如采購合同買方的項目變化導致不再需要相關設備,或買方的上游買家由于某些原因要求買方取消供貨等,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一味要求合同繼續履行而不能解除,也將造成資源的浪費。
  實踐中也有法院判例與筆者持同樣觀點。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蘇州偉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與廣東中航天旭恒源節能科技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中,法院認為“意思自治是商事活動的基礎,也是我國《合同法》的基本原則。涉案《購銷合同》約定中航公司享有無條件解除合同的權利,該合同條款是在雙方當事人充分協商的基礎上簽訂的,是當事人意思自治、契約自由的充分體現,且沒有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沒有損害他人的合法權益,理應得到尊重和遵守。偉源公司作為商事主體,在訂立合同時應對解除合同條款及該條款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法律后果有充分的認識,其在《購銷合同》落款處蓋章,是其同意接受該條款約束的承諾,故其應尊重該條款并受該條款的約束。”
  二、便利終止合同后是否應當賠償
  便利終止條款的適用條件與終止補償是便利終止條款的核心內容,然而一些采購合同在約定便利終止條款的同時,并不會對合同終止后對相對方的損失賠償事宜進行約定。甚至有些強勢的買方還會約定在其便利終止合同后,對方應向其返還已收取的貨款。此時,便利終止合同后是否應當賠償,往往會再次成為合同當事人的爭議項。
  筆者認為,便利終止條款雖屬于當事人自行約定的任意解除權,但同樣應適用《合同法》中關于合同解除的統一規定。《合同法》第九十七條規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并有權要求賠償損失。”因此,便利終止合同后是否應當賠償,仍應視合同的履行情況與合同性質而定:如果合同尚未實際履行或雖履行但對方當事人未發生相關費用(如采購合同中賣方未開始備貨或未開始進行生產),則行使便利終止權的當事人無須向對方進行賠償。如果此時其已向對方支付了相關款項,在合同未有例外約定的情況下(如定金擔保條款),還可向對方要求返還已支付的款項。如果合同已經履行且對方當事人已發生相關費用,則行使便利終止權的當事人應向對方進行賠償。
  三、便利終止合同后的賠償范圍
  在便利終止合同后,如果屬于應當賠償的情形,賠償的范圍如何確定,是否應當按照《合同法》的違約賠償處理,同樣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根據《合同法》對違約賠償范圍的規定,損失賠償額應當相當于因違約所造成的損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獲得的利益。但如本文案例所示,實踐中采購合同通常約定在便利終止合同后,一方僅對另一方已實際發生的費用(或直接損失)進行賠償,不包含可得利益損失(比如預期可得利潤)。如何確定便利終止合同后的賠償范圍,筆者認為可參照法院相關判例進行理解。
  最高人民法院在“上海盤起貿易有限公司與盤起工業(大連)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糾紛案”中認為,“根據《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條規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給對方造成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以外,應當賠償損失。但是,當事人基于解除委托合同而應承擔的民事賠償責任,不同于基于故意違約而應承擔的民事責任,前者的責任范圍僅限于給對方造成的直接損失,不包括對方的預期利益。”雖然該案例涉及的合同為委托合同,屬于法律已明確規定適用任意解除權(法定任意解除權)的合同類型。但筆者認為,對于便利終止條款這種當事人自行約定的任意解除權,本質上與法定任意解除權無區別,應當同樣適用上述最高法院判例中的觀點,即便利終止合同后當事人應承擔的賠償責任,不同違約賠償責任,賠償范圍應僅限于給對方造成的直接損失,不包括對方的可得利益損失。
  律師建議
  根據上述分析,本文案例采購合同中約定的A公司可無條件單方解除合同的條款(即便利終止條款)很可能會被法院認定為有效條款,從而采購合同將被認定解除,B公司要求繼續履行采購合同的訴請將無法得到法院支持。但任何權利的行使均應受到相應限制,便利終止條款也不例外,便利終止并不意味著當事人可以無限制的隨意終止合同。國外普通法系和大陸法系國家均對便利終止條款的適用的條件做出了限制性規定,以防止當事人濫用便利終止權。
  在目前國內法律對便利終止條款的適用條件尚無明確規定的情況下,筆者建議法院在審判實踐中依據誠實信用原則以及公平原則對便利終止條款的適用進行限制:對于特定類型合同以及特定一方當事人便利終止合同應當遵守法定程序(例如特許經營合同的政府方,其便利終止合同應遵守相應的行政程序);對于一方當事人已經履行合同主要義務(如賣方已完成大部分合同貨物生產),另一方當事人濫用便利終止條款解除合同可能導致賣方重大損失的情形,應適用違約賠償責任,賠償范圍應包含可得利益損失。
  作者:趙   偉    劉志鵬
  [作者單位:陽光時代(北京)律師事務所]

行業新聞 更多>

采招新聞 更多>

    外貿新聞 更多>

    江苏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
    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 江苏时时彩计划软件 江苏时时彩官网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江苏时时彩代理 江苏时时彩玩法 江苏时时彩快三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彩快三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 江苏时时彩11选5 江苏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 看新闻赚钱月入2万 小鱼赚钱大v 网游挂机任务赚钱 山东群英会任五遗漏 加盟绿爱糖果怎么样赚钱 国际麻将教学 农场养鸡模式怎么赚钱 淘宝上卖游戏皮肤赚钱点在哪 土地挂牌和土地拍卖哪种赚钱多 学英语好还是日语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号 广西快乐10分官网 物流中转部怎么赚钱 大乐透开奖直播到底在哪里 来来安徽麻将有没有外挂